原创都是军团长,谁来指挥谁?林彪“越权”,彭德怀情愿互助

来源:admin日期:2020/02/01 浏览:188

原标题:都是军团长,谁来指挥谁?林彪“越权”,彭德怀情愿互助

作者:德衡术

声明:兵说原创,剽窃必究

1933年9月25日,蒋氏召集百万大军,对苏区进走第五次“围剿”。红一方面军由于受到李德、博古等人奉走的冒险主义路线影响,在此次逆“围剿”作战中处处掣肘、望风披靡。

时任红三军团军团长的彭德怀,见战局堪郁闷,于1934年4月1日特意写信,痛陈李德等人在军事指挥上过于物化板。彭老总在信中写道:“在(第五次逆‘围剿’)历次战役中,把战术行为控制得太甚厉格,失失踪了下属的机动,变成了死板实走,致使下属不克根据敌情转折和地带、地形特点,变通机动地完善上级的义务。”

【第五次逆“围剿”中,李德的舛讹指挥让红军支付了惨重的代价】

行为下属,彭德怀能够这样犀利地指出李德等人在指挥中存在的题目,除了和彭德怀爽利而又质朴的性格分不开,也取决于他永远在前面指挥总结出来的实战经验。要清新,在彭德怀写信的一年以前,红一方面军主力在他和林彪变通机动的指挥下,取得草台岗战斗的胜利,彻底破碎了国民党第四次“围剿”。

打开全文

【彭德怀,红三军团军团长】

1932岁暮,蒋军赣粤闽边区“剿匪”总司令部召集近40万兵力,准备对苏区发动第四次“围剿”。其中,第18军军长陈诚指挥的12个师16万人,分成3个纵队,担任中路主攻;蔡廷锴指挥的6个师又1个旅为左路军;余汉谋指挥的6个师又1个旅为右路军,别离担任福建和赣南、粤北地区的“清剿”。

【第四次逆“围剿”通过图】

1933年1、2月间,红一方面军在朱老总等人的指挥下,先是准备攻坚南丰,息灭抚河流域之敌,进而争夺江西全省的胜利。但由于南丰之敌固守待援,且陈诚已召集大军相符围南丰,红一方面军根据敌情的转折,改强袭南丰为佯攻。紧接着,红一方面军安排红11军假装主力,重振旗鼓地赶赴黎川,扰乱敌人对红军动向的判定。原形上,红军主力已隐秘迁移到东韶、洛口地区,待机歼敌。

蒋军误判红军转向黎川地区后,立刻命令中路军3个纵队调转倾向,赶赴黎川,效果造成敌第1纵队与第2、3纵队之间拉开最远距离。红一方面军立刻荟萃主力,分旁边两个纵队,暗藏潜在在山高林密的黄陂地区,于2月27日、28日,对途经此地的敌52、59师发首突袭。通过2天激战,敌52、59师几乎被红军全歼,两个先生也被红军俘虏。这就是著名的黄陂战斗。

【黄陂、草台岗战斗,被誉为是红军大兵团伏击战的典范】

在黄陂战斗中吃了大亏的陈诚,发现三路并进的安放很容易让红军各个击破,于是调整安放,将3个纵队的兵力改为前、后两个纵队荟萃从黄陂、东陂处突破,向广昌袭击。前纵队由建制齐全、战力较强的第2纵队打头阵,后纵队由在黄陂战斗中亏损惨重的第1纵队强化第3纵队的5、9两个师担任。

【陈诚,在第五次“围剿”苏区时担任中路军指挥】

为了能够创造分割歼敌的有利态势,红11军再次佯动到广昌西北地区。自以为又捕捉到红军踪迹的陈诚,一壁召集后纵队的5师强化前纵队,一壁命令前纵队添速进取,电气机械尽快赶赴广昌与红军主力决战。没想到,陈诚的这一安放,正好将前、后纵队的距离拉开了近百里,给了红军荟萃力量消逝敌势力较弱的后纵队的机会。

红一方面军左路纵队别离潜在在草台岗、东陂附近。3月21日早晨,当敌11师进入红一军团在草台岗的围困圈时,红一军团掐头、堵尾,对11师发首强烈的攻势。11师见被红军围困,就地结构退守,期待支援。但是,此时在11师后跟进的,是刚刚在黄陂战斗中亏损惨重的59师残部,根本不敢也异国能力前来支援,而百里之外的前纵队想回师支援也远水解不了近渴,只有敌9师有条件。但敌9师赶来支援,途径东陂的时候也遭了红三军团的伏击。通过强烈的战斗,红一军团在草台岗消逝敌11师大部,红三军团在东陂歼敌9师一部。此役被称为草台岗战斗,共歼敌万余人。

不息通过了黄陂和草台岗的惨败,蒋军的16万直系部队未建寸功,就亏损4万余人,不得不屏舍此次“围剿”,至此红一方面军取得第四次逆“围剿”的胜利。

对于草台岗战斗,许众人都清新是林彪指挥的,由于在《林彪军事文选》中特意收录了一篇由林彪在1933年3月20日撰写的《通知左翼队抨击草台岗之敌的作战安放》。这篇文章其实就是林彪在战斗发首前,代外左翼纵队向红一方面军指挥部上报的草台岗战斗的作战计划。

【林彪,红一军团军团长】

行家能够认为,既然林彪能够代外左翼纵队向方面军指挥部上报作战计划,那么左翼纵队的指挥答该是林彪。但是根据考证,第四次逆“围剿”中左翼纵队的指挥不息是彭德怀。遵命最挨近草台岗战斗的一次方面军电令,也就是3月20日早晨3时的电令清晰外示,红一方面军分成左、右两个纵队,左翼纵队包含红1军团、红3军团、红21军、红22军以及江西自力5师,由彭德怀、滕代远指挥,右翼纵队包含红5军团、红12军和宜黄两个自力团,由董振堂、朱瑞指挥。这也很益理解,同为军团长,林彪即便很有作战指挥才能,但是彭德怀也是一员猛将,况且彭德怀比林彪年长9岁,资历也比林彪深,因此左翼纵队的指挥也答当是彭德怀。

可是,为什么林彪能够“越权指挥”左翼纵队实走草台岗战斗,而且彭德怀的红三军团还亲昵互助林彪走动呢?这不得不挑彭德怀的“闻过则喜”。彭德怀特意赞许红军变通机动的作战指挥。当林彪挑出红一军团要在草台岗伏击敌人时,彭德怀根据战场态势也很以为然。

他不光让林彪负责指挥这场伏击战,而暂时己率领红三军团积极互助。3月20日早晨5时30分,左翼纵队在给所属部队下达命令时就清晰挑出:除第3军团外,第1军团、第21军、第22军以及自力5师统归林彪、聂荣臻指挥。

因此说,草台岗战斗能够胜利,正是答了彭德怀在一年后写给军委的信中挑到的下属要“根据敌情转折和地带、地形特点,变通机动地完善上级的义务”。

其实不光是彭德怀,时任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朱德也是这么认为的。草台岗战斗前,红一方面军指挥部并异国十足掌握陈诚各部的动向,因此只给左翼纵队下达了“前去宜黄阻击陈诚部”的命令。但是当林彪收到从左翼纵队转发的方面军指挥部命令后,异国死板实走这个命令,而是根据迎面的敌情以及附近的地形选择在草台岗伏击敌后纵队,这是“擅改命令”。但是在草台岗战斗胜利后,朱总司令非但异国质问林彪,逆而大添赞许。由此可见,朱老总也是很赞许变通机动的战术打法的。

【朱德,红军总司令】

0